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幸福永州 > 人文历史 > 名胜古迹
分享到:
永州馆藏文物随笔之唐瑞兽葡萄纹铜镜
  • 2020-09-01 09:16
  • 来源: 永州日报
  • 发布机构:永州市行政审批服务局
  • 【字体:   

◇楚天雨 平德

downLoad-20200815072239.jpg

唐瑞兽葡萄纹铜镜正视图

那天,与两个好友在永州街头散步,路过某酒庄,我们进去逛了逛。老板是个年轻的小伙子,见我们上门,十分热情,便指着架子上的各种葡萄酒和酒桶介绍起来,说这是法国最古老的罗曼尼·康帝酒园产品,这是法国最卓有声誉的酒庄之一拉图酒庄的产品,那是意大利最好的、也是最昂贵的葡萄酒之一阿曼罗尼,云云。听了他的介绍,另一个朋友忍不住地问:“为什么都是欧洲的葡萄酒呢?难道我们中国的葡萄不能酿酒吗?”老板笑道:“你讲这种话肯定是不喝酒的外行了!欧洲是葡萄之乡,所以也是葡萄酒之乡。”跟着,他又滔滔不绝地为我们介绍起葡萄的来源,说葡萄是常见的一种水果,而且“葡萄”一词是外来语的译音,是从希腊语“BOTPUS”的发音演变而来的。大约五六千年以前, 在今埃及、叙利亚、伊拉克、南高加索以及中亚地区已有人开始栽培葡萄并进行葡萄酒的酿制, 后来向西传入意大利、法国等西欧各国, 向东传播到东亚。我忽然打断道:“你好像扯得太远了,其实我们中国的葡萄远远早于西方的葡萄,因为张弛在《中国史前农业经济的发展与文明的起源》一文中指出,新石器时代早期,南方地区的玉蟾岩文化层中浮选出的植物遗存中,就有野生葡萄。因此,我们永州不仅是水稻的故乡,而且还是葡萄的故乡。”那个老板听了,顿时语塞,而我们也笑着告辞了。

用专家的话来讲,永州之野道县玉蟾岩的葡萄是野生葡萄,西域的葡萄是人工栽培葡萄。说实话,对于这个观点,作为非专业人士的我并不太认可。众所周知,我们现在常见的或者常吃的一些动植物,基本上都是由野生被人类驯化过来的。尽管《诗经》里早就有“南有樛木,葛藟累之;乐只君子,福履绥之。”“绵緜葛藟,在河之浒。”“莫莫葛藟, 施于条枚。”之类的记载(葛藟,就是指葡萄)。但大多数专家认为,中国大地上现有的各种葡萄,都是汉代张骞出使西域带回来之后培育出来的。只不过由于时间和地点、土壤、气候等方面的变异,导致舶来品葡萄在中国也发生质变,并形成若干系列。

作为水果的葡萄,当然是可以吃的。可是,我还曾见过不能吃的葡萄,它是以艺术的形式出现的,就在永州博物馆的展厅中。它的名字叫唐瑞兽葡萄纹铜镜,是文物部门征集购买而来的。它不是永州的“土特产”,户籍至今还是一个谜。但它与永州的结缘时间却很清晰:那是1991年的某天,当时零陵地区文物部门的工作人员,在文物市场与它偶然邂逅,被它独特的气质所震撼,它浑身精美的花纹,像恋人眼中的一道道电波,缭得人春心荡漾,工作人员心里一震,便花钱将它从市场买回,安置到后来建成的博物馆里。

这件唐瑞兽葡萄纹铜镜,重量375g,直径9.6cm,厚度1.1cm,为青铜质地,圆形,伏兽钮,外缘凸起,镜背中心钮为一伏卧的瑞兽,镜背以凸弦纹分隔为内外区,内区近钮处一周为海兽葡萄纹,其中四只海兽环绕镜钮,姿态各不相同。外区饰以姿态各异的禽鸟飞翔于葡萄叶蔓之间。由于采用浮雕技法,画面高低起伏,立体感极强。该镜保存完好,铸工精细,构图完美,纹饰清晰,瑞兽禽鸟生动活泼。造型生动,富有装饰性。

看见它时,我曾一度感到惊疑:一种来自西域的水果,是怎么被工匠们运用到物件上而成为精美艺术的呢?

其实,这也是一种入境随俗的嫁接。甘肃靖远曾出土一件大夏鎏金银盘,盘的外圈是占半径二分之一还多的葡萄纹圆环装饰,内圈装饰希腊神话的十二神头像,盘中央还有一神人骑狮图形。考古专家认为:银盘上的这位青年男神就是罗马神祗巴卡斯(Bacchus),相当于希腊神话中的狄俄尼索斯(Dionysus)。相传他首创用葡萄酿酒,并把种植葡萄和采集蜂蜜的方法传播各地。”由此可见,葡萄装饰纹样在希腊、罗马的流行,是有其深刻的文化因素的,也是罗马时代、哥特时代、文艺复兴时代在建筑、金工、染织等艺术领域的代表性纹样。随着中西文化交流的频繁,葡萄纹饰通过丝绸之路传到了中国。经历岁月的洗涤,中国的艺术家、工匠们把它与老百姓崇尚的瑞兽纹样巧妙结合起来,突破传统的规矩格局,创造出了活泼、开放、富于变化和具有神秘色彩的装饰图案,便形成了自己民族风格的纹饰,并由此揭开唐代铜镜以花鸟为主题纹饰的序幕。

既然提到了瑞兽,那么,中国人崇尚的瑞兽究竟是什么?与西域的瑞兽有什么不同呢?

应该说,中国古代的瑞兽有很多,大致可以分为上古神兽、四神、四灵、九子等种类。上古神兽包括:水麒麟、赤焰兽、重明鸟、毕方、应龙,等等。四神包括朱雀、玄武、白虎、青龙。四灵包括麒麟、凤凰、龟、龙。而九子,是指龙生九子,包括赑屃、螭吻、蒲牢、狴犴、饕餮、趴蝮、睚眦、狻猊、椒图。这些瑞兽,无论是在官方建筑(比如说皇宫、王府、寺庙、塔、亭、台、楼、阁),还是在民间建筑(比如说私宅、祠堂、乃至墓葬)中,都可以见到。由此可见,中国的老百姓对神灵是充满敬畏的。而西方的瑞兽有独角兽、蛇、狮子等,它们主要表现在制作的小物件上,而建筑形式虽然有人面狮身等,但没有中国这么普遍。

回顾历史,葡萄的旅途,却充满了艰辛。想象当年那个名叫张骞的人,带着百余人原本是奉汉武帝之命去西域联系大月氏共同夹击匈奴的,哪知道他们在经过匈奴时不幸被俘,张骞被羁押长达十年之久。后来辗转大宛、大月氏、大夏,才回到长安。虽然他没有完成政治使命,却在沿途结交了很多朋友,并对行经路线进行了详细记载。后来,他再次奉命出塞,带着人把大汉的丝绸卖到西域,又把西域的葡萄、核桃、苜蓿、石榴、胡萝卜等带回大汉,阴差阳错地形成了经贸联系和文化交往,后人沿着张骞的足迹频繁往返于汉唐与西域之间,便形成了著名的“丝绸之路”,一直影响到今天。

梳理那段历史,我的眼前常常出现这样的臆想场景:一支驼队行走在茫茫大漠中,疲惫的张骞带着他的上百随行,在向导的带领下,把一箱箱丝绸运往西域。他们一边走,一边询问,一边记录,对沿途的乡村、城镇和都城,还有民族风情等进行详细记载。当他们把丝绸卖掉之后,又从市场买回他们从未见到的葡萄、核桃、苜蓿、石榴、胡萝卜等物品(或者以物易物),然后原路返回。这些原本属于西域的物种,带着一脸的惊奇和迷惘,蜷缩在皮袋里,被搁在骆驼背上,随着叮叮当当的驼铃声,一步一步走向大汉。进入大汉辖区后,细心的张骞把一小部分物种拿出来,交给当地的民众种植。回到长安之后,汉武帝命令人将西域之物分散到各地进行种植,经过数代人的努力,于是有了新疆吐鲁番的葡萄、甘肃成县的核桃、新疆于田的苜蓿、安徽怀远的石榴、河北永清的胡萝卜……

出生于永州之野的理学鼻祖周敦颐有一篇传世名作《爱莲说》,里面写道:“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殊不知,唐人同样甚爱葡萄。在我看来,整个唐朝,是葡萄的唐朝;整个唐朝的味道,就是葡萄的味道;整个唐朝的光芒,也是葡萄的光芒。尽管有“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的传说,但在那个时代,却没有看到荔枝纹和关于荔枝的建筑。而围绕葡萄,竟发生了许多惊心动魄的事件,一些地方还以葡萄作为地名。《唐会要》载曰:“破高昌,收马乳葡萄实,于苑中种之。并得其酒法,帝自损益造酒,酒成,凡有八色,芳辛酷烈,味兼醍醐,既颁赐群臣,京中始识其味。”可见葡萄是唐皇征战中的战利品,被带回宫廷种植并酿制成酒,犒劳群臣。而且,据统计,唐诗中写到葡萄的有64 首,作者达 37 位,包括陈子昂、岑参、崔颢、王维、王绩、李白、杜甫、韩愈、柳宗元、刘禹锡等一代杰出诗人,像“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王翰《凉州词》),“西园晚霁浮嫩凉,开尊漫摘葡萄尝。满架高撑紫络索,一枝斜亸金琅珰。”(唐彦谦《咏葡萄》),“野田生葡萄,缠绕一枝高。移来碧墀下,张王日日高。”(刘禹锡《葡萄歌》),“筐封紫葡萄,筒卷白茸毛。卧暖身应健,含消齿免劳。”(姚合《谢汾州田大夫寄茸毡葡萄》)等脍炙人口的诗句,就是有力的例证。

至于铜镜,本来起源很早,殷商时期就有,到了唐代,由于唐太宗说了一句“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因而更加流行。我们仔细观察这件唐瑞兽葡萄纹铜镜,不难发现,它由瑞兽和葡萄构成主体纹饰,高线圈分为内外两大区域:内区中为镜钮,周边四只各种姿势的瑞兽攀援葡萄蔓枝叶实;外区葡萄蔓枝叶实、飞鸟、蝴蝶相间。边缘纹饰自内之外有三叠云纹、流云纹两种。柔长的枝条, 舒展的花叶, 丰硕的果实与生动活泼的瑞兽、纷飞的鸟蝶构成一幅富有魅力的图案。那葡萄,似有晶莹泛绿之态,那飞鸟与蝴蝶,栩栩如生,似乎要从铜镜中飞出来,让人赞叹不已。

在中国的文化史上,瑞兽象征吉祥,飞鸟象征自由,蝴蝶既象征爱情又象征福分,葡萄因果实繁多而象征“多子多福”。工匠们把中国传统的瑞兽纹与葡萄纹结合起来,大量地运用到铸镜纹饰中,这是唐文化兼收并蓄特点的一个写照,也是大唐盛世时代精神面貌的直接反应。

如果我们从艺术审美的角度来审视这件唐瑞兽葡萄纹铜镜,应该还可以理解为:它彰显的是大唐盛世气象,蕴含着大唐的开放气魄和创造精神,并闪耀着人性的光辉。

唐朝是我国封建社会的顶峰,唐代瑞兽葡萄铜镜呈现出来强大的艺术表现张力,可谓厚积而薄发。它以其纹饰中出现的理性的内敛和感性的张扬,不但表现出唐人务本求实和意气风发二者兼容的秉性,而且为后人勾勒出一个盛世如何开创的宏大场面。在唐代,因为丝绸之路的延伸和玄奘西游,加上周边附属国的朝拜和西域的交往,使得唐朝的社会文化环境充满开放气魄和创造精神。而汉代以前的神兽纹饰及其衍生出来的唐代瑞兽纹,被赋予图腾化和符号化的气质,表达了人们的恐惧和膜拜的心理思想。隋唐以降,瑞兽的神性渐渐变成为人性,瑞兽的造型逐渐演化得生动活泼、充满趣味和人情味。人们对瑞兽的情感由神秘主义的崇拜逐渐转为赋予其吉祥和幸福的涵义,反映出崇尚积极向上的世俗生活的美好愿望。

馆藏材料显示,这件唐瑞兽葡萄纹铜镜,最初被命名为唐海兽葡萄镜,我觉得更加名副其实。遗憾的是,瑞兽是哪一种,专家们并没有具体说明。乍眼一看,我原以为它是中国老百姓喜爱的狻猊,可是拿它跟铜镜图片对比时,发现它跟宋代《博古图录》中的“海马葡萄镜”十分相似。铜镜上的海马似狼似虎,似豹似狮,似马似狐,似羊似鼠,令人有一种扑朔迷离之感。尽管有的外国学者认为,中国人心目中的“海马”,是古代伊朗与祭祀有关的一种神圣的植物——“Haoma”,但中国人却固执地认为,海马就是海里的马,代表大洋深处的神秘与福音。

downLoad-20200815072305.jpg

唐瑞兽葡萄纹铜镜侧视图

downLoad-20200815072249.jpg

唐瑞兽葡萄纹铜镜局部图

相关政策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 国家部委网站 -
- 市州政府网站-
- 省直单位网站 -
- 县区网站 -
- 市直部门网站 -
关于本网|联系我们|郑重声明|网站地图

主 办:永州市人民政府    承 办:永州市行政审批服务局    网站标识码:4311000024    版权所有:永州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E-mail:yzcity@163.com    备案序号:湘ICP备05009375号    湘公网安备 43110302000125号
联系电话:0746-12345    技术支持:0746-8368670    技术支持:开普云

无标题文档